当前位置
主页 > 新闻中心 > 媒体报道 >
专访丨中体飞行赵磊明:四个月融资两轮,市场
2018年11月29日

[ 亿欧导读 ] 中体飞行的CEO赵磊明曾经是顶尖的航空运动员,他在2014年创立公司,要将航空飞行推向大众消费层面。当时,摆在他面前的首要问题就是安全管理,因此他走了一条“曲线”去解决监管问题。现在,中体飞行的“飞行乐园”已经逐步落地。

中体飞行的创始人赵磊明,同时也是中国顶尖的滑翔伞运动员。从1998年开始,他就以专业运动员的身份活跃在航空运动中,曾经为国家队效力多年。

见到赵磊明是在中体飞行位于北京的总部,他身材高大,穿着亮色的专业运动服,相对于公司CEO来说,他还是更像一名运动员。尽管是工作日的下午,但是中体飞行总部的办公室里几乎没有人。“我们同事都出去考察场地了”,赵磊明介绍,“平时他们也待不住,一般都在外面。”据他透露,中体飞行现在在全国有近百名员工,其中包括许多航空运动领域的资深专家。

航空运动目前涵盖了运动飞机、热气球、滑翔、飞机跳伞、轻小型无人驾驶航空器、航空模型等六大类共26个运动项目。除了特技飞行之外,中体飞行的业务基本涉及了其他25个航空运动项目。

从运动员到创业者,赵磊明依靠自己二十余年的航空运动从业经验,对中体产业和行业的发展有着清晰的计划和判断。如今,赵磊明对于航空运动的全部梦想,都倾注于中体飞行正在打造的航空飞行乐园中。

要起飞,先要有跑道

赵磊明对于飞行理解是:“人类一直都渴望像鸟一样飞行的感觉,这是一种诱惑,在空中看世界会有不同的视角。”

二十余年的航空运动经验给了他荣誉和认可,现在他则把航空运动作为毕生的事业。“我做事情的原则就是一定要在我最熟悉的领域,航空运动一方面是我的兴趣爱好,另一方面我的人脉资源也都在这儿,对于这个运动的规则、可能踏进的坑以及行业的动向都很清楚。”赵磊明说。

运动员生涯让赵磊明深知这个行业的弊病和短板,他将当时的航空运动总结为“小众”且“不赚钱”,其中一个重要的障碍就是安全因素。因此,经过几年时间的准备,并在2013年开始策划,赵磊明于2014年创立了中体飞行,最初公司的名字是“极限追踪”。

在中国,如果要实现航空领域的开放,就必须要让它能看得见、管得了。所以我们是以管理者的身份来切入这个市场的。我们的优势就是在军方和政府层面,他们都是认可我们的管理方法的。”赵磊明介绍。

沿着这个思路,当时的极限追踪研发了监管技术和安全追踪系统,并通过在飞行赛事、活动和表演等途径的应用和推广,逐步得到了行业的认可。除此之外,极限追踪还获得了军民融合空管技术“航空飞行安全监管系统”的独家供应授权。

极限追踪系统和技术的成功,让航空运动处于可监管的范围内,赵磊明以这种方式铺好了跑道,下一步就是飞行乐园的“起飞”。

飞行领域的迪士尼乐园

赵磊明和极限追踪的“曲线救国”让低空飞行领域得到了开放的发展空间,从而推动他梦想中的飞行乐园逐步走向落地。

赵磊明将这个乐园称作“飞行领域的迪士尼乐园”,而在政府层面,它的名字叫做“航空飞行营地”。据赵磊明透露,目前中体飞行几乎所有业务都围绕着飞行乐园展开,从B端和C端两个方向推进。

在B端,中体飞行为飞行营地的建造方,也就是政府提供整体模式规划与经营模式策划、一站式飞行装备服务、极限追踪技术和应用等服务和产品,并基于飞行或追踪举办相关赛事及活动。赵磊明认为:“政府现在有这样的需求,飞行营地能够极大地带动当地的经济,你每年能带来几十万、几百万的游客,政府当然很高兴。”

在C端,拥有运营权的中体飞行将飞行营地与旅游业深度结合,注重观赏和体验,通过娱乐和旅游的方式触达消费人群。而飞行乐园的收费标准将借鉴互联网消费的模式:单次价格低、频次高。“单次消费大概100到200元不等,我们做的一大贡献就是让以前很昂贵的航空体验更贴近消费者。”赵磊明透露。

目前,中体飞行打造了五个飞行营地,其中三个在建,而位于河南洛阳和山东费县的两个乐园已经投入使用,洛阳营地的空域更是达到812平方公里。除此之外,中体飞行还拥有5个飞行运动赛事IP,组织保障各类航空赛事100余场。

在飞行乐园的推进上,赵磊明计划“在明年将打造两个样板工程,并在后年进行复制。”

“被政策推了一下腰”

2016年8月,中体飞行获得由尚诺集团CEO杨大勇领投,云投汇平台等跟投的千万级天使投资,同时将名称从极限追踪改为中体飞行。短短四个月后,中体飞行在12月20日宣布完成了数千万元Pre-A轮融资,投资方为信中利资本。

四个月完成了两轮融资,赵磊明感觉“现在是资本追着我们”。

市场不等人,现在国家政策来得快,我开玩笑说我们被‘政策推了一下腰’,所以投资方也兴奋了。其实就融资来说,我们现在并不太需要钱,我们融的是资源。”赵磊明透露,“我们现在一年的收入在千万量级,主要来源是飞行乐园里的培训和活动等。不过今年由于在营地方面投入较大,还处于亏损状态,在明年我们计划实现2000万元的盈利。”

目前的航空运动产业还很初级,而且玩家很少,中体飞行已经形成了一定的先发优势。“之前这个产业可以说是空白的。我们现在把整个产业散落的的资源都整合起来。现在这个行业的资源几乎都在我们手中,我们的目标是成为行业的独角兽。”赵磊明自信地说。

对于航空运动的变化和前景,身处其中二十年的赵磊明难掩兴奋和憧憬。“航空运动因为不在国家的奥运战略范围内,以前一直受到冷落,没有受到过国家政策的支持。也因为这个原因,我们的生存环境一直是市场化的。”他透露道,“今年国家颁布了很多政策支持航空运动的发展,国务院印发的《航空运动产业发展规划》提出的目标是2020年产业经济规模达到2000亿,在我看来这会是一个上万亿的市场。当产业链逐步完善之后,在2017或者2018年就会迎来爆发。”

“政策有了,航空消费需求也很旺盛,但是目前在供给侧还很欠缺,”赵磊明说,“现在需要的就是我们去建设了。”